载入中,请稍候 ……
 
»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首页 | 论坛 | 繁体版 | 金曲版 | 搜索 | 个人文集 | 私人日记 | 娱乐中心 | 帮助

 经典人文社区 动漫音乐城 著名搜索引擎 精品网址荟萃 在线实用工具

每次一句英语 >>   [打开聊天室]  [RSS RDF/XML]

快速导航:原创诗歌沙龙 原创散文部落 原创小说家园 原创杂文世界 精美短文 小说在线阅读 四海搜奇 文化杂谈 幽默世界 日常指南 感情交流 情感故事 恋爱时尚 交友相册 唯美贴图 音乐时空 文体娱乐 动漫地带 金融经济保险 电脑软件 笑傲江湖 疯狂宠物 论坛事务
精品文化论坛 -> 小说在线阅读 -> [小说]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全)您是本帖的第 19858 个阅读者

本版只有一页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 本页主题: [小说]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全) 加为IE收藏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yolu

 
 级别:* 发贴:*
 威望:* 金钱:*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kyolu个人文集》
《kyolu私人日记》
《kyolu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本站微信公众号:gj19199
请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全)

楔子


“为什么喜欢我?”

她总是爱问这个问题,从春天问到夏天,从秋天问到冬天。而无论在哪个季节,他的笑容都温柔得如同从树荫洒落的阳光。

“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滤)惆 !

“那……会不会是因为你没有跟别的女孩子交往过。如果你接触更多女孩子的话,会不会忽然发现其实你喜欢的并不是我?”她担心得脸都皱了起来。

他微笑:“好。有机会我会去试试的。”

她立刻急了,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你敢!你如果敢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我就一口一口把你咬死!”

他笑着抱住她,把脸埋在她温香的脖颈:“我喜欢(滤)阋摇O衷诰鸵液貌缓茫俊

“咬你哪里?”

他靠在白色沙发上,身上有种清新的体香,像是香皂混合了松树的味道。薄薄的嘴唇弯出优雅的弧度,他笑道:“嘴巴好了。”

她眨眨眼睛,猛扑过去,一口咬住他的嘴唇!

“好痛!”

他低声呻吟。

“喂!你有点油嘴滑舌了啊!”她满意地看着留在他唇上的泛白齿印,“算是给你的小小惩罚。”

他揉揉她细碎的头发:“不喜欢我这样子吗?我怕你嫌我呆板。”

她瞅着他,忍不住笑得象花一样盛开:“你好像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我对不对?”

“对啊。”

“究竟为什么呢?”她很苦恼。因为她觉得自己毛病多多,而他优秀出色,两人实在不是很相配的一对。

他眼中有了笑意:“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你又任性又固执又粗心大意,好多时候又对我凶巴巴,可是,我就是喜欢(滤)惆 8阍谝黄穑还苌故强模际悄敲纯炖帧!

“真的吗?”她偷偷笑着。

他把她拥到怀里,让她听自己的心跳。心脏的跳动节奏而有力,它不会说谎,它最知道他对她的感情。

听着他的心跳,她渐渐快要睡去了。

临睡前,她打着哈欠问:“你会喜欢我多久呢?”

“永远。”

“……永远有多远?”

“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

“乱讲!都不在这个世界了,还怎样爱我啊。”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让它替我来爱你。”他轻轻拍抚着她,使她睡眠的姿势更加舒适。

她嘟囔着在他怀里蠕动:“我也会永远爱你……”

夜风吹动窗帘。

他一边拍抚她,一边拿起茶几上的课本帮她划出需要重点看的段落内容。

她沉沉地睡着了。

“你会喜欢我多久呢?”

“永远。”

“……永远有多远?”

“即使你已经不爱我了,即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使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依然会爱着你。”

“乱讲!都不在这个世界了,还怎样爱我啊。”

“我会去找一个天使。让它替我来爱你。”


[1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6-07-17 9:55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kyolu

 
 级别:* 发贴:*
 威望:* 金钱:*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kyolu个人文集》
《kyolu私人日记》
《kyolu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正文 第一章

清晨。

校园的树林中弥漫着白雾,有细细的蝉声,飞鸟拍着翅膀掠过。下着些细雨,轻柔而透明,空气清新得如

同梦境一般。

可是小米哪里有精神欣赏这些。

清晨刚下火车,居然没有早班公交可坐!害她打出租车来到校门口,足足花了十五块钱呢,心疼死了。所

以从校门口到宿舍楼这一段她决定要靠双腿走过去!

枝桠茂密的樟树,树叶在细雨中沙沙作响。

小米拉着笨重的行李在林中小道吃力地走着,额角满是汗水,白色裙子的后心早被不知雨水还是汗水浸得

湿透。她停下来,用力喘几口气,四下张望。

天啊,这个学校也未免太大了!

她从校门口走到这里已经足足用了半个小时,可是根据校内地图显示,她还需要三分之一的路程才能到宿

舍楼!早知道这么远就狠狠心坐校巴好了,呜,为了省一块钱,她的胳膊都要断掉双脚都要磨出水泡了!

小米沮丧地擦擦额头的汗,四下张望。

忽然,她眼睛一亮??

茂密的树荫下。

雨中晨曦透过树叶,空气中仿佛笼罩着一层琉璃般莹绿湿润的光芒。

一个男生趴睡在石桌上。

耀眼的亚麻色头发,帅气的背脊,修长有力的双腿,一看就是很有力气的样子。

小米压抑住内心的狂喜,拖着行李箱“咣咣咣咣”走到那男生面前,跟他打招呼:

“同学。”

男生动也不动,继续在睡。

她戳戳他的胳膊,提高些声音:“同学,可以麻烦你帮下忙吗?”嘿嘿,帮我把行李拉到枫园五舍。

雨,在林中静静地飘。

男生依然睡着,都不理睬她,修长的背脊透出股淡漠的气息。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

小米有点火大了。

就算不想帮忙,好歹也敷衍两句嘛。这算什么,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喂!喂!”

她用力推了他两下,恨不得用脚踹他。竟然对她这么冷漠吗?她的声音很恐怖吗?真是打击自信心啊。

男生好像睡死了。

静得仿佛树林中只有蝉鸣。

小米忽然觉得不对劲,她偏头想一想,为什么心底窜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呢?她怔怔瞪着那个男生,手

指渐渐冰冷。这冰冷是方才从他身上传过来的……

他冷得好像??

死尸!

小米惊声尖叫!

树林中飞鸟齐齐惊起!

她浑身颤抖,冰冷顷刻间从指尖传递到脚趾!不知过了多久,她咬住嘴唇,轻轻伸出手去推一下那个男生



“砰??”

他歪倒在石桌上。

短短的亚麻色头发,洒满阳光的味道,鼻梁又高又挺,右鼻翼有一颗闪闪的钻石细钉。好帅的男生!只是

他的面容苍白毫无生气,隐隐透出一种紫色,棱角分明的双唇也是紫青色的。

她屏息试一下他的鼻息……

呼。

还有一点点呼吸。

小米急忙大声呼喊:“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声音穿透树叶,以魔音穿脑之势在林中回荡



偌大的树林静悄悄。

雨滴从翠绿的叶子滑落,扑簌簌落在泥土的地上。

小米急得跺脚。

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大的校园,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怎么只有几只鸟和一群蝉呢?看看那男生,她再

也顾不得许多。蹲下来,把他背在肩上,她连拖带拽向林外吃力挪去。

好重啊!

小米喘着粗气,脸颊涨得通红,她已经把十九年来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

亚麻少年的两条长腿无力地拖在地上。

呼吸似乎越来越轻。

“喂!喂!你别死啊!”小米紧张地回头,连声对背上的亚麻少年喊,“我正在救你!”

亚麻少年的嘴唇越来越紫。

“喂!不要没出息好不好?!快打起精神来啊!”

她急得语无伦次,把他的双臂拽得死死的,咬牙踏上林间石阶,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大道上。呼,幸好

这个学校的校园大到出租车满处跑,她想也来不及想,挥手招了一辆车。

“医院!最近的医院!”

满脸汗水的小米对司机大喊!

司机猛踩油门,出租车飞驰!

雨水丝线般溅满车窗。

窗外一片雾水朦胧,看不清楚任何景物。

出租车内,小米把亚麻少年的脑袋平放在自己腿上,手指颤抖地又放到他的鼻下。

气若游丝……

他紫青的双唇抿得极紧,肌肤青紫煞白,有种近乎骇人的透明。

应该??

是心脏病吗?

小米犹豫地想。她曾经查过很多关于心脏病方面的书,里面写到发病的症状大约就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晕

厥时间太长,而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话,可能会很快死掉。

“他是心脏病吗?”

小米慌乱地抬头问出租车司机。

“我怎么知道!”司机闯过一个红灯,加大油门,“不过,他的情况好像真的很危险。”

正这时??

呼吸停止了!

小米惊得两眼圆睁瞪住亚麻少年!

他会死吗?!

哎呀,顾不得许多了!她一狠心,左手抚住他的心脏,右手握拳,用力敲打在自己左手背!

咚!

咚!!

咚!!!

拼命想着书上所说的敲击节奏,她狠狠地一拳一拳打向他的心脏。

“你会不会把他打死啊?!”

司机惊疑地喊。

“不打也是死!”小米满额是汗,“死马当活马医了!”

咚!咚!咚!咚!咚!……

“咳!”

亚麻少年突然呛咳一声,身子微震。

“你醒了吗?!”

小米大喜过望趴下头去,正好迎上他缓缓睁开的眼睛。

一双冷漠的眼睛。

带着玩世不恭的味道。

车窗外氤氲的水雾似乎蔓延进他的眼睛,疏远、迷离、有丝捉摸不定的邪恶、有点若隐若无的脆弱。

小米被这双眼睛看得怔住了。

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

“你是谁?这是哪里?”

亚麻少年挣扎着想要坐起,然而身子毕竟还有些虚弱,脑袋一晕,又重重摔回到她的膝上。

“去医院的路上。”小米忽然觉得他的脑袋压在自己腿上,沉甸甸地感觉很奇怪。

亚麻少年眼冒怒火,诅咒道:“见鬼!谁让你送我去医院的!你找死!”

“找死的是你好不好。”小米偷偷白他一眼,小声嘀咕。好心没好报,居然被骂,这世道好人真难当。

“医院到了!”

司机踩下刹车,高兴地宣布。

因为路上小米曾经打过急救电话,所以仁爱医院门口已有医生、护士和移动病床、急救仪器在焦急等候。

小米打开车门,急忙喊:“病人在这里!”然后,她对愤怒中的亚麻少年展开一朵很可爱的笑容。

亚麻少年怔住。

小米猛一用力,双臂一推,亚麻少年猝不及防被她“扔”下了出租车。嘿嘿,看他生气的那样子,身体应

该没有问题了吧。她捂住嘴偷笑,对跌倒地上的他双眼迸出欲噬人的怒火视而不见。

亚麻少年被医生和护士七手八脚压进病床,他挣扎着怒吼:“放开我!你们这群笨蛋!”

病床飞快被推进去。

亚麻少年的吼声和诅咒渐渐消散……

小米长舒一口气,倚在车座靠背上,揉揉鼻子,笑了。真好,有一个人被她救活了是吗?那样,她或许也

可以成为天使了呢。

“同学,你还要去哪里吗?”

司机打量她。

“哦,好,我给你钱。一共多少?”她去拿自己的包包。左摸右摸……咦?包包呢?……

啊!糟了!

她的包包和行李还都在校园的树林里!

***  ***

小米决定了??

她喜欢这个学校!

当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冲回树林里的时候,行李箱和包包竟然全都完好地呆在原地!

“是你的东西吗?”

一个胖胖的女孩子坐在石凳上,她穿着带蕾丝花边的粉红裙子,可爱得就像年画里的福娃娃。胖女孩一手

拿牛奶,一手拿苹果,边吃边歪着头对小米说:“怎么离开这么久呢?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小米呆呆望着她,感激涕零。

“你一直帮我看着东西吗?”

“是啊。”胖女孩看看手机时间,“快要上课了呢。你再不来,我就只有交给保卫处了。”

“谢谢谢谢谢谢……”小米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箱子和包包里有她全部的家当,如果丢了的话她会

恨不得去找面墙撞过去。啊,不对……小米抓抓脑袋……她刚才说什么?……上课?……

她一看时间??

已经七点四十了!

“啊!要迟到了!”小米急得跳脚。行李还没有送到宿舍,教室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怎么办!怎么办!

树林一阵微风。

晨光洒下。

似乎有幸运天使拍拍洁白的翅膀,轻柔地飞到小米身边,对她微笑。

当坐到教室的座位上,是七点五十分。

小米惊魂未定地抚住胸口,对前排抱着薯片猛吃的胖女孩拼命点头笑容致谢。

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那女孩子叫戚果果,竟然是她同班的同学。戚果果真是很好的人,二话不说便帮她一起扛起笨重的行李箱

,往教学楼冲去。两人边跑,戚果果还边热情地同她说话:

“两斤苹果!”

“好。”

“水晶富士的那种啊。”

“呃……好。”

“两斤猕猴桃。”

“……好。”

“两袋豆腐干。”

“……好……”

“两大块德芙巧克力。”

“……”

小米抓抓头发,眼前直冒金星。可怜可怜她吧,她是穷人啊。

戚果果瞪她,停下脚步:“怎么,不想买给我吃吗?我足足等了你半个小时!还当你的搬运工!”

“嘿嘿,没有啦,”小米满脸堆笑,“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你都要两份的呢?”

“因为我胖嘛。”戚果果吸吸鼻子,“胖人当然要吃双份的。”

小米吃惊地睁大眼睛,打量她:“你胖吗?你哪里胖?!你不知道看起来有多可爱!我刚刚还在想,运气

好好哦,一到这里就可以看到美女。”

戚果果仿佛被人打了一闷棍:“你……你在嘲笑我对不对?”所有的同学都笑她胖,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索性放开肚皮去吃,以表示对这个世界的抗议。

“我如果嘲笑你,就罚我变不成天使。”小米拖着行李箱往前走,回头对她灿烂地笑,“说真的啦,我真

的觉得你又善良又可爱哦。”

戚果果抓过行李箱把手,半天不说话。

“喂……”

“什么?”

“你是第一个说我可爱的人哦。”戚果果闷闷地说,脚步走得好快,小米一路小跑才能跟上。“所以,我

决定??往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雨后的阳光照耀在小米身上。

好幸运啊。

小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快乐的笑容。

所以,直到这会儿,小米还沉浸在快乐中。圣榆学院会是她的幸运之地呢,刚来就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

情。

她在呵呵傻笑。

班上的同学们在好奇地打量她。

“你叫什么名字?”

“喂,你真的是从清远转学过来的?”

“为什么要来这里?”

……

不是她们好奇心重,实在清远太出名了,能考进那里的基本上都是很出色的优等生,前途一片光明。圣榆

虽然也不错,是一流的学府,但是跟清远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听到那些问题,小米抬起头,笑容可爱:

“我叫米爱。”

“米爱?”

几个女生窃笑出声,米爱米爱,不就是没有爱吗?

“呵呵,名字很奇怪对不对?”小米抓抓头发,沮丧着脸,“我也很伤脑筋啊,那大家就叫我小米好了。



“小米。”女生们掩嘴笑,“就是那种吃的小米吗?”

“是啊。”小米笑得毫不介意,“虽然很便宜,可是很有营养呢。”

这时,教室角落飘来一个凉凉的声音??

“哎,好奇怪哦。清远(滤)敲春茫裁茨阋凑饫锬兀∶祝俊币桓龀し⒕砬菝裁餮薜呐宰判【

子涂抹唇彩,目光飘向被同学们围在中间的小米,“该不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在清远呆不下去,没办法

才过来的吧。”

教室里顿时一片诡异寂静。

同学们看看杨可薇,又看看小米。嗯,这个问题她们也很好奇。

那边,戚果果抱住薯片袋,用胳膊肘捅捅身边的女生,小声说:

“帮帮忙啦,小米是我新认识的朋友。”

那女生短头发单眼皮,透出股清秀内敛的气质,她正专心致志地翻看英文字典。听到戚果果的话,她抬头

看了看小米。

戚果果连忙又说:“宿舍这周的卫生我打扫!”

“……好。”

单眼皮女生接受了这个交换条件,她站起身,走到小米面前,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成媛,欢迎你来到我们班。”

说着,成媛的目光在教室里一扫,班里的同学们立刻齐声大力鼓掌,对小米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教室里魔法一样变出如同欢迎明星嘉宾到来的热烈气氛。

哇,这个叫成媛的女生一定很有来头。小米急忙起身,感激地看着她,握住她的手:

“谢谢!”

成媛笑一笑,然后淡淡不屑地望向长卷发女生,说:

“杨可薇,这就是你对待新同学的态度?丢不丢人?人家刚到这里,不说帮帮忙,怪声怪气说些什么废话

!”

杨可薇“啪”一声将小镜子合上,冷声说:

“是吗?那她转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呢?”

小米吃惊地看着杨可薇:“圣榆很棒啊!”她笑容可爱,“秊i凳ビ苁鞘澜缟献蠲赖难#皇钦庋

,我从没有想到校园可以美丽到让人惊叹的地步。而且圣榆的商学院在全国也十分厉害十分有影响力,能

够来到这里和大家一起学习,真是很开心。”

“哇!”

她的话说得同学们心里好舒服,一个个眉开眼笑。

杨可薇冷笑:“倒是蛮会拍马屁的。”

小米脸红了些,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咳,听出来了啊。那个……我是有点讨好大家的企图,因为

……我希望大家可以接纳我……”

同学们睁大眼睛!

哈哈,好坦率可爱的女孩子,忽然间,她们跟她的距离拉得好近。同学们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米!我们欢迎你!!”

这次是戚果果带头,又一阵掌声从教室里暴风雨般响起!

小米的笑容明亮灿烂:“谢谢!谢谢大家!”呼~~还好,她似乎已经被接受了。

*** ***

小米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她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其实,她很想坐到那个位置上去,因为它紧靠窗户,可

以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可以看到鸟儿在林中飞过。不过,那位置虽然没人坐,课桌的抽屉里却放着两本书

,书的表面已经轻轻落了一层灰尘。

她抓抓头发,犹豫了下。

算了,应该是个爱逃课的人的座位吧,嗯,如果以后他(她)的确经常不来,那么再换到那个位置上去好

了。

她将心神收回来,集中起精神听课。她上的第一节课是人力资源,主讲教授姓傅,四十多岁的年纪,微微

有些谢顶。虽然傅教授讲授的内容不是十分生动有趣,但仔细听来,还是逻辑性颇强蛮有见地的。小米不

由渐渐听得入神。

班上很安静。

同学们边听边作笔记。

傅教授也讲得眉飞色舞起来。

所以,当教室门“砰”地一脚被踹开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一声太响了!

就象一声闷雷,教室门如风中树叶般颤抖晃动。一个满脸恼怒的男生站在门口,他又高又帅,亚麻色头发

,黑色T恤,浅蓝牛仔裤,鼻翼钉着一枚细细的钻石。

小米抬头望去的那一刻。

钻石突然迸出炫目的七彩光芒。

小米揉揉眼睛,惊得掩住口。

然后失笑。

呵呵,原来被她送到医院的那个男生竟然和她同班吗?

世界好神奇!

亚麻少年浑身被雨水打得湿透,眼底满是恼怒。水珠顺着他的头发狼狈滑落,脚上的雪白乔丹运动鞋也被

泥水溅污得不成样子。

窗外雷声轰轰。

啊,这会儿下着暴雨。

傅教授面色不豫,瞪着那男生:“尹堂曜,你又迟到,而且还用脚踹门,知不知道会打扰大家上课?!”

同学们窃窃私语。

尹堂曜好像没有听见,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用力甩头,头发上的水珠飞溅出去,傅教授的脸上、眼镜片

上被溅满细密的水雾。

傅教授顿时脸色铁青。

同学们目瞪口呆。

尹堂曜经过讲桌朝教室后面走去,不耐烦地将一句话丢在身后??

“罗嗦什么!下雨了,你没看见啊!”

傅教授气得有些发抖:“别的同学呢?!也下雨了,怎么没有迟到?!整天旷课、迟到、打架生事,你还

没被开除真是奇迹!”

尹堂曜塞上耳机,压根不理会他,在同学们的侧目中懒洋洋向教室后面走去。他走到小米身边,站住,目

光冷淡地打量她。

一道闪电在窗外的天空炸开!

自从傅教授喊出“尹堂曜”三个字,小米所有的呼吸都停止了!

尹堂曜。

他就是尹堂曜吗?

她仰起头,怔怔凝视他,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所以,她才会一到这里就遇到他。原来就是因为他是尹

堂曜啊。

小米咬住嘴唇。

血液在她脑中疯狂奔流,有些眩晕,眼前仿佛忽然迷蒙出白色的雾气,让她无法将他看清楚。

“起来!你挡到我的路!”

尹堂曜瞪住她。

他当然认出了面前这个痴痴看他的女孩子就是清晨将自己送到医院的多事鬼。

小米慌忙起身,让他进到里面。啊,那个位置是他的啊。两人身子交错碰触的一瞬,她闻到了一股雨水般

清新的体香。

窗外的雨打在郁绿丰茂的树叶上。

空气凉爽而清香。

尹堂曜趴在课桌上睡觉。

小米却再没有心情听课,侧过头屏息打量他。此刻,仿佛全世界都从她面前消失了,她的眼里只有旁边座

位的他。

尹堂曜的面容十分帅气,鼻梁很挺很窄有一点弯弯的弧度,象古旧照片里倨傲的英国贵族,他的眉毛很浓

,在梦里也坏脾气地皱着。真是好看的男孩子啊,鼻翼上的钻石让他多了些桀骜不逊的邪气,却也多了些

难以捉摸的味道。

他好像是累极了,趴在课桌上沉沉睡着,眼睫毛时而轻轻颤动。他经常觉得累吗?经常这样睡觉?小米想

,是不是因为如此,所以他的书本全都落了灰尘。

由于尹堂曜的突然出现,课堂的气氛变得很奇怪。傅教授又讲了一会儿,终因心里压着火,思路难以顺畅

。他把讲义推到旁边,拿起一叠论文,说:“上次布置大家写一篇小论文,我看了看,同学们基本上做的

不错,能看出来都下了些功夫。不过,这其中有篇论文很是奇特。”

同学们停下笔来望住他。

傅教授咳嗽一声:“尹堂曜同学。”

尹堂曜睡得很香,有微微的鼾声。

教室里飞出几声窃笑。

“尹堂曜同学!”

傅教授提高声音,额角青筋直跳。

小米轻推尹堂曜的胳膊,低声说:“喂,醒醒……”

“干什么!”被惊醒的尹堂曜一声怒吼,两眼喷火瞪住小米。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最可恶的!

“尹!堂!曜!”傅教授已经出离愤怒,谢顶的脑门气得发红,“你给我站起来!”

尹堂曜浓眉紧皱,不情愿地慢慢起身:

“什么事?”

“技能与知识都是对劳动生产率产生重要影响的因素,应当同工具、机器一样被视为国民财富的一部分。

同时由于教育支出将会带来未来更大的国民财富,对教育的支出是与其他公共事务支出完全相容的。”傅

教授盯着他,“你说,这个观点是谁提出的?”

尹堂曜想了想:“亚当斯密?”

“不对。”

“大卫李嘉图?”

“不对。”

“俄-林?”

傅教授面部抽搐:“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马歇尔、凯恩斯了?!”同学们笑成一团,尹堂曜干脆就是按照

国贸理论发展史一路往下猜嘛。

尹堂曜懒洋洋:

“都不对?总不会这个观点是我提出来的吧。”

傅教授气得顾不得风度了,劈头将手里的论文向他摔过来:“约翰穆勒!这是你论文里的内容!我倒是惊

奇了,你的论文居然可以写到6000字!尹堂曜同学,就算从网上全文下载好歹也用点心好不好?!表格线

不去掉,字体不修改,排版不动,连文章最后的作者你都懒得去掉吗?!”

全班哄笑。

论文没有摔到尹堂曜,落在了小米桌上。她随手翻了翻,怪不得老师生气,整篇文章一看就是丝毫没有整

理就下载来凑数的。

下课铃响了。

“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这次论文没有办法完成,”傅教授恶狠狠地看住尹堂曜,“那你期末也就不用来

参加考试了。”说完,他起身推门离开了教室,留下国贸二班或窃笑或偷偷耳语的同学们。

尹堂曜象是根本没有听见,继续趴回到桌上睡觉。一只小鸟飞来,在他身边的窗棂上啾啾歌唱。

***  ***

“你不要再坐那个座位了。”

戚果果将小米拉到教室外面,压低声音对她说。既然说了要做她的朋友,那么也就有义务告诉她一些很重

要的事情。

“为什么?”

“尹堂曜是学校里最糟糕的人物!”

“怎么说呢?”小米睁大眼睛。

“他整天旷课,已经三门课不及格了。微积分、会计和统计老师一学期统共点了五次名,他回回缺勤。那

些老师就在考前放了话,‘尹堂曜同学,你不用来参加考试了,考也肯定不及格!’”

“然后,就真的没有及格吗?”

“是啊!三门都是59分。”戚果果嘿嘿笑着,“最讨厌他了,不来也至少清静,很多时候还象今天一样迟

到,搞得大家都上不好课。”

“59分……”小米怔住,“那就是说,如果没有缺勤,他应该可以考及格的……”

“谁知道呢?也可能是老师们故意气他吧。”

“哦,这样。”小米远远望着睡在课桌上的尹堂曜,心里缓缓滑过一抹酸涩的感觉。

“他还很爱打架!至少有两次把别人打得进了医院!”戚果果撇撇嘴,“不过,谁叫他家里有钱呢?不管

再大的事情,好像他妈妈都能摆平,所以他就肆无忌惮地在校园里作威作福。”

作威作福?清晨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他是很凶没错;上课迟到的时候,他是很嚣张也没错。但是,此刻

的尹堂曜象孩童一样睡着,小米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他“作威作福”的模样。

戚果果仔细打量恍惚出神的她:“喂,小米!”

“嗯?”

“你喜欢看少女漫画吗?”

“看得不多。”

戚果果捂住胸口,顺口气:“呼,那就好,那就好。你可千万别学那些女生,什么越坏的男生越有吸引力

,一个个围在尹堂曜身边扮圣女当花痴,赶都赶不走,真是丢人。全部都是中了少女漫画的毒!”

小米笑了:“戚果果,谢谢你。”

“谢我什么?”

“你在关照我啊,”她对戚果果微笑,眼睛澄澈透明,“我运气很好对不对?可以认识(滤)恪!

戚果果一下子感动了,握住她的手:“我很喜欢(滤)惆。〈蟾耪饩褪窃捣职桑颐强隙ɑ崾呛门笥训模 闭

说着,她忽然睁大眼睛,“哈哈,快看!有好戏了!”

小米随着她的目光望过去??

哇,好清纯美丽的女生。

晶莹小巧的面容,清雾般楚楚可怜的大眼睛,乌黑顺滑的长发散在腰间,身子纤细瘦弱。

那女生走进教室,所有男生的眼睛全部盯在她身上,粉红色泡泡飘起来,嘴巴都忘记合上。小米一直认为

,只有在琼瑶奶奶的小说中,才会有这样的美女。真是柔弱啊,让人涌起强烈的保护欲。

“她叫那露,是文学院之花。”

“蛮奇怪的姓。”

“是啊,据说有旗人血统,是什么末代王族的后裔。”戚果果偷笑,“她一向以尹堂曜的拯救天使自居,

不知让多少痴心的男生心碎。”

那露走到尹堂曜课桌前,静静凝视他,一股温柔怜惜的神情让她看起来好似背后长着翅膀的圣洁天使。

“你来了吗?”

她轻声如梦地对他说,仿佛怕自己的声音会惊扰到他。

“废话!他要是没有来,你看到的是鬼?”杨可薇冷哼一声,也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大步来到尹堂曜身

旁,挡住他,将那露挤到外面,似笑非笑地说,“白痴啊,没看到他在睡觉?快走,不要打扰他!”

那露没有理会杨可薇,依旧痴痴地凝望尹堂曜。

“你还好吗?怎么如此疲惫呢?”

杨可薇拍掉一身鸡皮疙瘩,打个寒战:“你肉不肉麻啊。”

“那露VS杨可薇,大战第三百零一回合,”戚果果摇头,“这是经典战争片,基本尹堂曜一出现就要敲锣

上演了。”

“两个都是他的女朋友吗?”看起来完全是不同类型的。

“两个?哈哈,你太小觑尹堂曜了,他的女朋友可以用卡车来装。只不过这两个比较夸张,搞得人尽皆知

。”

雨后的阳光洒进教室。

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一个冷艳的女孩子,她们中间,尹堂曜趴在桌上睡得很香,微微打鼾。

琉璃般的阳光。

在尹堂曜身上透明闪耀。

小米忽然觉得,在他的梦里,一定有个宁静的世界吧。

“别吵了!”

尹堂曜恼怒地低吼,满脸疲倦的睡意,瞪着苍蝇一样嗡嗡乱叫的杨可薇和那露。

“对不起……”那露眼中迅速涌上泪水,歉疚地瞅着他,“我打扰到你了对吗?都是我不好……”

“知道自己不好,还总是跑来骚扰别人,有没有搞错。”杨可薇白她一眼。

“滚开。”

尹堂曜声音冰冷。

杨可薇怔住,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我说滚开!听到没有!”尹堂耀眼底冒火,对杨可薇吼叫,“滚??!上星期我记得告诉过你,我对你没

??有??兴??趣??!”

鸦雀无声。

死寂。

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惊怔!

他的声音好大,小米在教室外面也听得清清楚楚。杨可薇的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终于,她捂住脸,哭着冲

出了教室。

那露咬住嘴唇,努力克制住想笑的表情。她小鸟依人般偎住尹堂曜的胳膊,仰起脸,眼底泫然有泪:

“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尹堂曜推开她,不耐烦地说:

“你也走,我想睡觉。”

那露尴尬地僵在原地。半晌,她咳嗽一声,勉强微笑:“好。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尹堂曜趴回课桌上继续睡觉。

就这样,尹堂曜在教室里整整睡了一个上午。

***  ***

当肠胃里辘辘的饥饿感第十三次汹涌来袭的时候,睡梦中的尹堂曜诅咒呻吟几声,动动身子。

该死!胳膊酸痛,后背和腰僵得麻痹。

他浓眉紧皱,呻吟着又趴到桌子上。

“睡觉姿势不正确,身子会痛是很正常的,而且会很容易感冒呢。”一个笑盈盈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

尹堂曜霍地睁开眼睛!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女孩子的面容被光芒映得耀眼,她仿佛在一团闪耀的光中,只能看清楚一双弯月般调

皮的眼睛和唇角米粒大小的酒窝。女孩子是短短的头发,削得很薄,发质很柔软所以显得有些不听话,在

金色阳光里细细绒绒。

他眯起双眼打量她:

“又是你?你怎么好像阴魂不散?”

“我叫米爱,你叫我小米好了。”小米脸上大大的笑容,“我是今天刚转校过来的新生!”

其他的同学早已走光,教室里只剩下尹堂曜和小米两个人。

尹堂曜皱眉起身,胳膊一拨小米的身子:

“让开!”

“你饿吗?”

小米仿佛毫不在意他恶劣的口气,笑容灿烂地问他。

尹堂曜不耐烦:“想干什么?”

小米眨眨眼睛,象魔术一样从身后变出一盒牛奶和一只面包,在他面前晃一晃:

“一定很饿了吧,请你吃东西!”

尹堂曜抱住双臂居高临下斜斜看她。早上她将他推出出租车摔倒地上,现在肩膀还在隐隐作痛,不跟她算

帐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她又在玩什么花样。

小米把吸管插进牛奶盒,然后放进他手里,微笑:

“喝吧。”

原本下课以后她应该抢时间去办转学的各种手续,可是,她听到了他肚子里饿得咕咕叫,就飞跑出去买东

西回来。

“咕??”

尹堂曜的体内又传出饥饿的声音。

小米举起右手,笑:“我发誓,食物没有毒!”

他又打量她一眼,把吸管抽出来扔掉,将牛奶盒撕开一个大大的豁口,然后仰脖抓过大口大口灌下。大半

盒牛奶下肚,紧迫的饥饿感解除了很多,他帅帅地坐到课桌上,挑起眉毛说:

“你想要什么?”

神经兮兮的女孩子,又是多事送他去医院,又是把他摔下车,又是送他牛奶面包,肯定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进而做他的女朋友。这种女孩子他见得多了。

“想要什么?”小米疑惑,眼睛睁得大大的。

尹堂曜邪邪一笑。

“我的约会已经排到下周,有耐性的话就慢慢等吧。不过……”他眼神中闪过不屑,“约会的时候你要是

这么丑会很丢人。”

“哦……”

小米笑了,她抓抓头发,从课桌上拿起一叠纸:“这个,你准备什么时候写?”

尹堂曜看过去。

是傅教授扔还给他的人力资源论文。

“为什么要写?”

“不写会不能及格啊!”小米紧张地说,“下课的时候我看了看其他同学的论文,其实不用写得很复杂专

业,只要有自己的一点见解就可以了,也不用写很长。”

尹堂曜冷笑。他会不及格?如果他无法顺利毕业,那么学校的新图书馆就筹集不到巨额捐赠了。傅教授不

过是个不了解情况的笨蛋而已。

“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冷冷凝视满脸关切的她。

小米怔住,想了想,重新微笑:“我要做你的守护天使!”

噗??

尹堂曜一口牛奶呛住,骇笑,伸出手背拭一下她额头的温度:“如果有病就记得去医院看大夫,还有,漫

画不要看太多,会中毒!”

说完,他扬长而去。

小米抱住论文呆呆坐在座位上。良久,她抓抓脑袋苦笑,是太心急了些吧。

可是??

她找他已经找了好久好久。



[2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6-07-17 9:56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kyolu

 
 级别:* 发贴:*
 威望:* 金钱:*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kyolu个人文集》
《kyolu私人日记》
《kyolu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不行了,太累了。 。。
眼睛都花了
喜欢的朋友自己下载吧 小说不长 十来章

点击下载全书


[3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6-07-17 9:56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翠翠

 
 级别:新手上路 发贴:31
 威望:37 金钱:7820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9-08-17
 最后登陆:2012-12-12
《翠翠个人文集》
《翠翠私人日记》
《翠翠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我已经看完了,是电视剧。


[4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9-08-27 11:03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本版只有一页

 精品文化论坛 -> 小说在线阅读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陇ICP备05000927 ]
Powered by Ofstar 2.6.0 CR Copyright © 2003-05 Ofstar Team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