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句英语 >>   [打开聊天室]  [RSS RDF/XML]

快速导航:原创诗歌沙龙 原创散文部落 原创小说家园 原创杂文世界 精美短文 小说在线阅读 四海搜奇 文化杂谈 幽默世界 日常指南 感情交流 情感故事 恋爱时尚 交友相册 唯美贴图 音乐时空 文体娱乐 动漫地带 金融经济保险 电脑软件 笑傲江湖 疯狂宠物 论坛事务
精品文化论坛 -> 原创小说家园 -> [原创]异梦之冤魂您是本帖的第 22407 个阅读者

本版只有一页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 本页主题: [原创]异梦之冤魂 加为IE收藏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雨山

 社区建设贡献奖 优秀版主奖 千里马奖 回帖大师奖 风雨同舟奖
 头衔:多面情人

 级别:论坛版主 发贴:1826
 威望:2262 金钱:487647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5-12-14
 最后登陆:2015-07-23
《雨山个人文集》
《雨山私人日记》
《雨山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本站微信公众号:gj19199
请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异梦之冤魂



好久都没有爬山了,多少年了呢?自从上完小学以后,就再也没爬过了,因为什么呢?因为学习,初中要中考,高中要高考。现在上了大学,时间宽裕了,但早就淡薄了兴趣,现在惟一的兴趣,就是想毕了业怎么挣大钱。

可是今天,怎么又有兴趣了呢?

为了散心。距离上一次的生死殊搏快一年了,可是总也摆脱不了噩梦缠身,她虽然平时很喜欢做梦,梦里有一生中都得不到的美好,可是现在,她真怕夜晚来临,真怕那个叫‘万兴’的人!

“万兴”虽然死有余辜,但终究也是个命苦的人,如果不是家庭的不幸,人情的冷漠,他怎会变成那样?

杀死了他,为社会除了一害,自然而然成为了社会焦点,称赞是一方面,可是,可是为何还有许多人来诬蔑她的清白呢?

唉,当女人真的很烦,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丰功伟绩来,别人也会说三道四。

唉,这都是社会进步得太缓慢了,封建残余的影响,全中国的江河海洋都冲不干净。

暑假也快结束了,梦梦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想重温旧梦,再爬一爬儿时的山。

父母知道她的想法后,警告、劝告了一大堆,说什么也不让她去了。你还嫌自己的命长啊?何况,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大难不死!

做父母的总是这样,深怕儿女们有任何闪失!她理解,点头答应。

可是,一颗年轻好奇的心怎能被人锁住?

做儿女的也总是这样,为父母考虑的太少了!

父母每天都在家里,她逮不着机会。

突然有一天,一个有三十多岁自称画家的男人,路过她家,特来讨口水喝。她们这里,还没听说有什么艺术家来过,她禁不住好奇,就打听了一些。

男人给她一张名片,说:“我其实只是一个绘画爱好者而已,我也不想当什么‘艺术家’,不过平时工作压力大了点,想个法舒心而已,嘿嘿!哎,小妹妹你是干什么的?”

“哦,我还在上学。”她看着名片,知道他名叫叶平凡。

“那你有什么业余爱好没有?”

“爱好?有啊,我喜欢看书,听歌,还有玩!”

“玩?”叶平凡眨了眨眼睛说:“你喜欢怎么玩?画画吗?”

“我才懒得玩这些呢!我呢,就是喜欢逛街而已,什么样的‘街’我都有兴趣!”她遥望远处的山峰,说:“就是像山一样的陡峭的街我也爱逛!”

叶平凡突然碰了碰她的额头,说:“你没事吧?想爬山就是想爬山嘛!你这孩子看着挺机灵,说起话来怎么……”他自知失言,赶紧闭口。

喝完水,他说:“谢谢你,我还会来的!”

她目送他走到对面的山上,对他充满了无比的羡慕。

第二天中午他又来了,又喝了几碗水,他说:“我就不再说谢了!这个,送给你,当是我的报答吧!”

是一副山水画,而且就是她对面的山。

“怎么样?喜欢吗?”

“嗯,画得真好!真的送我了吗?”

“那还有假?我说过是报答你的嘛!”

梦梦心里一阵感动,这世上最懂得知恩图报的人恐怕就有这叶平凡了。

她把画挂在自己的卧室里,天天瞻仰,每每都兴奋得像捡到财宝一样。

如此过了些日子,又有一个中年妇女到她家来讨水。此人拄着一根拐杖,老是不停地敲打着地,就是再戴一副老花镜,也是个瞎子。

瞧她如此落魄的神态,梦梦不敢多说一句话,只盼她快快喝完了好走。不料,妇人向她问起话来:“小姑娘,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一个叫叶平凡的小伙子来过呀?”

梦梦吃了一惊,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他呀?”

“何止认识!”妇人又问:“他跟你秊i盗诵┦裁椿埃俊

“什么都没说,喝了水就走了。”她本想把送画的事说一下,可一想还是算了,以勉招惹麻烦。

妇人想了想,说:“好,谢谢了!”把杯子递过,缓缓离开了。

梦梦自然充满了好奇,这二人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都在同一地点出现呢?

第二天早上,她买菜回来,在马路上又见到了那个中年妇女,正靠在一处小角落里,闭着眼睛像在睡觉。跟前放着一个小铁碗,里面只有一张五毛钱,她原来真是个要饭的,就是没有其他人又脏又破。她突然想起了叶平凡,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男士和要饭的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他俩是亲戚吗?要是的话,也一定是仇人。可叶平凡,叶先生怎么看也不像是爱与人结仇的人啊?

也许人不可貌相,就像万兴一样,谁又猜得出他就是杀人凶手呢?

一个小孩子悄悄地偷走了仅有的五毛钱,飞快跑到一把太阳伞下,买了一根小小的冰棍。

这人也够可怜的,偏偏这里的小孩子太淘气,一天不知拿跑人家多少救命的馒头?

梦梦悄悄走了过去,悄悄地放到碗里十块钱,她不敢叫醒她,就算这钱还会被拿跑,至少现在也不让人看着心酸。

她刚要走,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手臂,这人居然醒了。

妇人知道碗里的钱,问:“你可怜我?”

“我……”她竟不知怎样回答。

妇人放开了她,说:“你走吧。”

回到家里,她怔怔地望着墙上的山水画,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画,似要从里面找出什么东西来。

敲门声响起,她被吓了一跳,以为是家人,就说:“妈,进来呀,干吗敲门呀?”

她一回头,差点叫出声来,这却是那天向她讨水的中年妇人。

“你……你怎么上我这儿来啦?”

妇人淡淡地说:“我怎么就不能来呢?你这里是国务院呀!”

“可……可现在是晚上啊,你……你来……怎么不说一声啊?”

“我不是敲门了吗?你这人事还挺多的。”她坐到床上说:“给我倒杯水,我很渴。”

“啊,好!”这真是活见鬼了,求求老天爷,让她喝完水赶快走吧!

妇人喝完水,抬头看见了那副山水画,原来她竟然不是“瞎子”,只不过眼神过于空洞,又不喜欢抬头看人,还有那根拐杖,整天敲着地,也怪不得别人误会。她问:“这画是叶平凡给你的?”

“啊,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妇人反问她:“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糟老婆子不配跟你们这些文化人说话呀?”

“啊,没有,没有,你想到哪儿去了!”梦梦嗫嚅着:“我只是奇怪嘛,你……你为什么老是提起他呀?”

“你想知道吗?”

“啊,我……”她想了一下,改口说:“我随便一说,当不得真的!啊,不知你来我这儿到底是什么事呀?”

妇人咳嗽起来,梦梦连忙帮她拍背,妇人瞧了她一会儿,说:“其实你是个挺好心的姑娘。”

“啊,我……还行吧,嘿嘿……”她又倒了一杯水,妇人接过,长长叹了口气:“我活着的时候,一个好心人也没碰见过,现在……咳咳……”她还要再说,但梦梦突然踉跄了一下,脸色变得煞白,嘴仿佛已经失去了作用,只说了一个“你”字,再也说不出别的了。

妇人瞪了她一眼,说:“你怎么这么胆小,我又不会吃了你。”

梦梦一遍遍安慰自己:“你怕什么?也太没种了吧?人家胡乱一句话就吓成这样,以后还怎么到社会上去混?镇定!镇定!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河!”拍拍胸口,喘着气说:“你……你有什么话说吗?有,就请说吧!”

妇人淡淡一笑,说:“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好好休息吧。”

待她出去,梦梦赶紧钻进被窝里。天啊,你赶紧亮吧!

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她当然睡不下去,想出去透口气却又不敢。

曾经有一夜,她亲眼目睹杀人过程,又曾经有一夜,她只身与歹徒拼死一搏,还有一夜,是她最不能忘记,她独闯虎穴,手刃恶徒!这一幕幕,哪个不是发生在夜晚?又哪个不是命若悬丝,死里逃生?这些都经历过了,你还怕什么?

不,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她打开门,大步流星地走在夜色中。

但她还是没有睡着,直到天亮才渐渐睡去,醒来时已是下午一点,她起来要去梳洗,忽然发现大门口的杨树下站着一人,那人回过头,虽是白天也骤然吓她不轻。

正是那个“妇人”,梦梦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冤蘖,为何希奇古怪的事总要找上她?

妇人还是淡淡笑道:“晚上你怕我,白天难道也怕吗?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小了吧?我……”她咳嗽两声,说:“我到底还是瞧错人了!你……”她盯着梦梦,又说:“你和他们一样……一样冷血无情!”

冷血无情?这四个字敲动了她的心弦,但她还未敢走近,尽量使自己镇定,抖着嗓子说:“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呀?”

妇人又笑了,只是这次却带着一丝欣喜的因素,说:“你愿听我说说话吗?”

什么?梦梦简直不敢相信,这妇人如此诡异,居然只是要跟她说几句话,莫非她只是个可怜之人,心中有苦不知向谁倾诉?

妇人见她迟疑不决,叹道:“算了,算了,看来我只有……只有含冤而去……”她刚要走,忽听梦梦叫道:“阿姨请等一下!”

梦梦手比划着,问道:“如果你有什么苦衷难以言说的话,不妨写给我看,我可以给你纸笔!”

妇人悠悠叹了口气,说:“这主意倒不错,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理解你!”顿了顿接着说:“你不用给准备纸笔,今天晚上你等我,我给你送来!”梦梦一听,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但也不好推辞,只好勉强答应。

她去街上买了一个小十字架和一把螺丝刀,这世道多乱啊,不妨鬼也要防人嘛!

[此贴被雨山在2008-06-10 1:25 AM重新编辑]


总想听到你的声音!!

[1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8-05-14 1:03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雨山

 社区建设贡献奖 优秀版主奖 千里马奖 回帖大师奖 风雨同舟奖
 头衔:多面情人

 级别:论坛版主 发贴:1826
 威望:2262 金钱:487647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5-12-14
 最后登陆:2015-07-23
《雨山个人文集》
《雨山私人日记》
《雨山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夜幕来临时,她还是忍不住的害怕,每分钟都在警告自己“镇定!镇定!”晚饭过后,她哪儿也没去,就在屋里一边等一边看山水画,可是这样又等又看了直到九点,也未见人。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房屋一阵晃动,不知又是哪儿的地震影响了这里,平时都是晃个半分钟,可是这次却晃个不停,她赶紧跑出去,大叫父母:“爸,妈,地震了,快出来呀!”父亲打开门,说:“哪儿来的地震呀?”

“刚才我屋里老是晃,你们这儿没晃吗?”

“没有啊!”父亲说:“别害怕,什么事也没有,有老爸在这儿呢!”

“哦!”她转身走开,但是马上又怔在当地,大门口的杨树下,赫赫然站着一个人,晚风吹动他的衣衫和头发,朦朦胧胧的星光洒在他身上,令人感到一阵窒息。但是经她一眨眼的工夫,那人影又突然不见了?

这真是鬼魅!吓死人也!她双手紧紧握着十字架,小心翼翼地挪到自己屋里,打开了灯,总算松了口气,但她又马上怔住了,挂在墙上的山水画竟然多了一只可怕的嘴脸,长长的虎牙告诉她,这是一只“吸血鬼”,她尖叫一声跑出屋去,却撞到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更是吃了一惊,但这人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压低了声音,却异常的吓人:“我不会害你的,但是你必须跟我走!”梦梦一个劲地摇头,但马上又开始点头。这个时刻,还有不去的道理吗?

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何倒霉的人总是她?但是她仍隐隐感到,也不会太倒霉的。

乌云突然间一下汹涌而来,整个天地黑笼笼一片,听脚步声,前边那人走得仍然有速,可她却不成了,差点跌了好几次,那人实在不耐烦了,一只手拽着她就走,居然不见慢下来。

大约有十分钟,他们停了下来,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等了一会儿只听到有人说话:“你和叶平凡是什么‘关系’?”

梦梦愣了一会儿才反应着说:“是问我吗?”

“废话!”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其实就跟不认识一样。那……天他上我们那儿山上去画画,向我讨了点水喝,他回来就送给我一副山……水画,说是谢谢我的。”她想到那副画,又接着说:“刚才那副画,突……然变了个样子……”本来是发着抖的,这下抖得更厉害了,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那人呵呵冷笑说:“其实你胆子也够大的,要是别的女的见了不吓死才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整你吗?可知道我是谁吗?”

是谁不是谁,也一定与叶平凡脱不了干系?她还未回答,那人接着说:“我就是与叶平凡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不过……嘿嘿,是个‘死的’而已!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说着,手里多了一道光,要照出脸来,梦梦哪儿敢看,那人扑到她跟前,大声嚷道:“你看呀,你看呀,你也知道害怕吗?”梦梦捂着脸死活也不放手,哭着说:“你让我看什么呀,我又不是害你的人,谁害你就找去好了……”

“我虽不是你害的,但是你跟那混蛋有说有笑,让人看着不来气吗?哼,你以你是好东西吗?”

梦梦索性不哭了,大声冲她嚷道:“我又不知道,再说你们之间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嘛?”

“好,不关你的事,不关你的事我就放了你吧!”

梦梦心中一喜,睁开眼说:“真的?”

不知是不是灯光的缘故,对面的那张脸极其苍白,也不知是男是女,难道事实上的鬼魂是没有性别的吗?也好,这脸还没有其他型的恐惧,否则她真的要吓死了。

那人嘿嘿一笑:“你别高兴得太早,这世界上只要是强者就都是有没完没了的条件的。”

梦梦心中又一震,问:“你……有什么……条件?”

“你不是说你和叶平凡没有关系吗?好啊,你就去给我,不,应该是为国家为社会做一件大大的好事,”他顿了一下说:“你去宰了那个‘畜牲’!”

“啊……”梦梦如雷贯耳,可那人话还没停:“我听说你过去‘杀过人’,所以这对你来说也不叫什么难事吧?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之一,和那混蛋有交往的人很多,但没我一个看上眼,全都是假仁假义又糊涂的‘俗人’!而你嘛,听她说,还有一点点好心眼,要是再多一点,我也不会找上你了!哈哈……哈哈……”

梦梦全身都打起了哆嗦,好似坠入万劫冰窖一般。

从叶平凡的名片,她找到了他工作的所在地。叶平凡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她,很是兴奋,说下班时说什么也要请她吃一顿大餐。晚上六点半,叶平凡开一辆迷你车把她真的送到一家大酒店内,进了一间包房,大转桌上早已琳琅满目的摆了酒菜,而且坐着十几个男女,他们见到叶平凡都全体起立,齐声叫了声:“叶总!”

叶平凡眉开眼笑地说:“我今天可没时间陪你们吃饭了,你们呢就尽管吃,不够了再去要啊!”他拉过梦梦,“这小女孩是我的一个亲戚,叫梦梦,还没吃饭,我把她就交给你们了啊!小王!”

“哎!”一个年轻女人站起,说:“总经理放心好了,如果梦小姐少了一根头发,任你怎么惩罚我!”

“好,那就有劳了!”说着把梦梦按到挨着小王的位子上。这几位大哥大姐当真好客之极,可她怎么也拉不下面子和这些陌生人吃吃喝喝,他们问她话,她也含含糊糊。饭后,她一再推辞,小王还是执意要送她回家,说这可是总经理的交待,真的是不敢违背。小王见她犹豫不决,笑了一下,拉她到了公交牌下。

到了地方,小王也没有跟随下车,梦梦心感愧疚,回头笑了一下,公交车继续前行,可是突然又停了下来,乘客居然陆陆续续都下来了,莫非是车坏了?也没多想,可刚走出约五分钟的路,突然听见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一连声的怪笑,梦梦不由得全身大震,险些晕倒。待镇下心来时,周围却是一片死寂。她依稀觉得出了事,一个脚步慢一个脚步地移近车旁,隐隐听到车上有异样的声音,但还是深吸三口气,挪了上去,果真不出所料,见到此景,她张大了嘴巴,都不晓得怎么合拢了。

车上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一身蓝衣,回头冲她咧嘴一笑,两道目光就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她的内脏,再看另一人,正被他高高举起按在玻璃上,两只手两只脚加在一起也不如他一只手的力量。眼见小王舌头都要伸出来了,梦梦不及多想,纵身扑了上去,抓住那人手臂,狂喊:“别害她,快松手……”那人也不理她,她张口就咬了下去,那人回过头来掴了她两巴掌,那手纹丝不松,又按在了对面的玻璃上,梦梦吐了一口血,赶紧下车,掏出手机冲车里喊道:“你再不放人,我可就要报警了!”那人充耳不闻,她扑到车门前,拨了几个号码,又喊道:“我可真的报了……”说着又按几下手机,那人忽然一跃而下,动作好快,她顿时被踢倒在地,手机也甩了出去,只听到哈哈大笑连绵不绝,又听他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和叶平凡这混球交好的都没有好下场!哈哈……”

小王白眼乱翻,梦梦不再犹豫,摸出螺丝刀,咬了咬牙,再次扑了上去,这次小心防备,当他一脚踢来时,她一矮身,及时擦了过去,扑到背后,一刀就插了进去,那人大叫一声,转身一巴掌,梦梦手一扬,刀尖竟生生插进了对方的手掌心,这下当真奇痛无比,小王掉在地下痛叫一声,梦梦不敢去拔刀,看见小王还睁着眼,忙拉起她往车上跑,梦梦不会开车,但这个时刻,谁还顾得了那么多?大车顿时被她开得东摇西晃,那人也吓得心惊肉跳,险些把他轧死,幸亏小王还算清醒,指点几下,“嗖”地一声前门关上了,那人不停地吼叫:“我弄死你们,我一定要弄死你们……”转眼间,他扒上了后门,小王大叫一声,拍拍梦梦,说:“他……上来了……咱们跳车吧!”梦梦点点头,拉着她使劲一跳,待睁开了眼,大车还在晃荡,那人还悬在上头,梦梦心里一乐:“这时候还不如我们两个女孩子,算什么‘妖魔鬼怪’!”当下也不敢多想,拉起小王就向前逃去,突然“嗡嗡”之声由远至近,原来是警察来了,马上又是“砰”地一声巨响,猜也不用猜,是大车撞毁了。

但是那个人肯定没死。

不用问了,梦梦这下子又出名了,这起震惊社会的案件警方自然要特别重视,未侦破之前,梦梦与小王两家都有警察24小时保护。关于叶平凡的事情她不便说明,因为它太不可思议了,叶平凡究竟是好是坏,那自称是“鬼魂”的两人又到底有何难言之隐?

不论如何,等到罪犯绳之以法的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叶平凡自然很感激她,亲自带着小王上门致谢,不仅买了一大堆贵贵的东西,还要赠予二万元钱的存折,梦梦想事情还未查明,怎能轻易收人家的谢礼,因此硬是推辞了。但小王临走时,特意跟她单独谈话,问她可否愿意利用剩下的假期打工?她说就两个星期了,也挣不了多少钱,再说也没这个必要,家里并不困难;小王说那你不想积累一点经验吗?这于将来毕业找工作帮助很大的;她说我知道,但我真的不想;小王想了一下,又问她愿不愿意健身?她摇摇头,说不喜欢。

但小王还是问她,愿不愿再帮我一个忙,好人做到底嘛!

梦梦问:“什么忙?”

小王手一伸,“就是这个‘忙’!”

原来是一张购物卡,她说里面只有一千块钱,难道这点钱你都不肯收吗?你救了我的命,我如果不报答一下,心中实在难安!

梦梦也不愿多废话了,只得收下了。不过她只收下,并没有去用,她总觉得有一点点不对。

过了两天,她又在街上看到那个讨水的中年妇人,她还是坐在墙角里,跟前放着铁碗,里头有几张破旧的零钱。突然灵机一动,回家取了购物卡,叫一个小朋友送过去丢进碗里。无论有什么问题,可与自己无关了。

妇人似乎就是特意来等她的,没多久就赶上了她。

妇人并没有提购物卡的事,而是很直接地说要讲一个故事。梦梦好奇之心自然有,尽管已经很淡薄了,但是她还是急切知道中间的蹊跷。

她们就在马路边缘展开了交谈。

妇人说:“你猜猜看,我是叶平凡什么人?”

梦梦打量她一番,说:“亲戚呗,不过一定是最亲的那种,不然就不会这么‘恨’了!”

“最亲的?”妇人哼了一声,说:“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我是他的亲姐姐,我叫叶平淡。”

“啊?”梦梦睁大眼睛,说:“你们俩长得不太像啊!不过名字都很怪的,人人都望子成龙,你们倒甘于平庸!”

叶平淡眼望远方,说:“是啊,平庸可以一辈子平平安安,永远不会受到干扰,可是……可是……”说到这里,居然哽咽了。擦了会儿眼泪,接着说:“我们家里一点也不平淡平凡,居然出了叶平凡这个混蛋!唉,这还是五个月之前的事了。那天我玩他的电脑,居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在外面包养女人的事,叶平凡之所心能当上一个小老板,完全是靠他老婆,而我呢又跟她特别要好,叶平凡知道了以后,就要杀我灭口,你说他黑不黑,我可是他的亲姐姐,一脉相承的呀!就怪我太相信人了!过了一个月,大概也是他经过反复思量的结果吧?我和我丈夫,一起出国旅游,万万料不到他居然盯上了我们,买通杀手就在那儿解决了我们,这样就谁也怀疑不到他了!这两国的警察都挺糊涂,就说我们俩是意外死亡!哼,我们俩……”突然目露凶光,“我们俩是冤死鬼,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我们要让他们全家甚至是每一个与他有关的人秊i牢拊嵘碇兀 

不管事情是真是假,还是令人唏嘘不已,如果是真的,那叶平凡确实该杀,可是要连累别人,就是大大的不公了。梦梦不想再说什么,她并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能做好的也许只有倾听了。

叶平淡问她:“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对?”

梦梦笑了一下,说:“后来怎样了,你先说完吧!”

叶平淡咳嗽两声,淡淡一笑,说:“后来,后来就这样了,我们一直都跟着叶平凡,他到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要不我怎么会认识(滤)悖趺淳椭滥愫退泄叵的兀俊

梦梦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然后说:“我再声明一下,他只是一个过路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叶平淡只是哼笑一下,并不答话,梦梦却后悔了,跟你说这个干吗,你们这种人根本不懂道理。

叶平淡又说:“你把我丈夫给刺伤了,这账我怎么跟你算啊?”

梦梦说:“难道就让我眼睁睁看他害人吗?人家小王是送我回家的,我要不管一下,就太没良心了!”

“好,你是有良心的!那你就给我等着吧,我不会马上杀了你,而是慢慢让你死!别以为那些警察就能吓得了我!”

梦梦心底打了一个寒噤,问:“你想干什么?和全人类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住嘴!”叶平淡目光逼人,说:“从今以后,我跟你彻底分裂,你给我等着吧!哈哈……”

这又是一个变态的人,不知是不是也很可怜?

[此贴被雨山在2008-06-10 1:27 AM重新编辑]


总想听到你的声音!!

[2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8-05-14 1:08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雨山

 社区建设贡献奖 优秀版主奖 千里马奖 回帖大师奖 风雨同舟奖
 头衔:多面情人

 级别:论坛版主 发贴:1826
 威望:2262 金钱:487647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5-12-14
 最后登陆:2015-07-23
《雨山个人文集》
《雨山私人日记》
《雨山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以后的几天里,果然发生了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那些跟踪保护梦梦和小王的几位刑警,居然全都牺牲了,而且都是被掐断了脖子,没有一处外伤,死时的表情都很惊骇,甚至有点恐怖。梦梦与小王想起那晚的逃命情景,就不寒而栗、浑身冰凉。

面对如此的惨景,梦梦再也不想隐瞒,全盘托出。刑警大队长第一个拍案而起,骂道:“这太荒唐了,现在是什么社会了,还敢装神弄鬼!等我逮住他们,一定在恐怖片面前一手掐断他们的脖子!”这些人本身就是“鬼”,还怕看恐怖片吗?可见这位刘大队长风趣盎然。

刘大队长是个好官,电视台经常报礿i挠⑿凼录#饫嗫植姥纤嗟陌讣唤凰凰康昧χ炙赖貌畈欢嗔耍质址泵Γ掖蟀敢丫钏还弈沃轮缓媒荒昵翱耐抡乓磺凹彼偾牖亍U乓磺耙蚨啻闻勾蛲露思使叵蹈悴缓茫窃诠ぷ鞯氖焙蛱乇鹑险妫葱腥挝褚膊煌怂酰迪赂诤缶透梢恍┰庸ぶ嗟纳疲兰贫跃焓乱祷故怯逃信文睢A醮蠖映で鬃匀デ胨艹枞艟娌恢趺窗觳藕茫克淙徽獯尉退懔⒘舜蠊Γ膊荒芰钏槎樱疃嗥浪桓觥坝⒂潞檬忻瘛钡某坪牛悄苋盟删旄傻氖虑榫鸵炎愎涣恕

张一前首先自然去找叶平凡,叶平凡正在开会,他在外面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耐性已经丢失了大半。叶平热情好客,都被他果断拒绝,只是一再强调回答问题:第一,认不认识叶平淡?第二,如果认识,是什么关系?曾经有什么过节?第三,最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你知不知道?如果知道,有什么想法?第四,你的职员王朴童是否得罪过谁?

最后特别强调,要据实回答,若今后让他抓住把柄,可有的好看!

叶平凡并不着恼,只淡淡一笑,说:“叶平淡确实有这人,她是我姐姐,不过她死了很久了,只怕你们无从查起!她生前与我太太情如姐妹,我们可真算是一家人,难道警官是要翻案吗?难道我姐姐和她丈夫不是溺水而亡的吗?她这样一个‘死人’,难道会与‘此案’有关吗?”

张一前瞟了他一眼,说:“可是有人反映,叶平淡又出现了,而且就是你的姐姐,莫非她变成‘鬼’了吗?”

两人都打了一个寒噤,叶平凡笑道:“也许那不是我姐姐,她长得什么样子?”

“就是这样!”张一前递过一幅画,是一张人物素描,是公安局请一位画师照从梦梦口述而画。张一前见到他脸庞抖了一下,然后听见他说:“没错,这人……确实……我姐姐,你们谁画的,谁见到她了?”他眼圈已经红了,张一前心里骂一声:“虚情假意,真会演戏!”

当天下午,叶平凡抽空带着张一前赶到姐姐墓园。果然有一块墓碑上面写着:郑伟岸、叶平淡恩爱夫妻之墓。

只听叶平凡说:“是我主持他二人葬礼,难道火化也能错吗?”说完,他们俩又都打了一个寒噤。

张一前不再说话。怕叶平凡跟踪,他到第二天晚上才去找梦梦,他说要和所谓的“叶平淡”谈谈,这里面大有蹊跷。可是梦梦又不是神仙,不是想见谁就能见到的。她只能温言鼓励几句,直是别无他法。

在回家的途中,他遭遇了袭击,幸好身强体健,受了七处刀伤,还能活着,至于何人下手,他根本说不好,只说当时就见一个白色人影,飘飘忽忽的,极是可怖!这个凶手既然如此厉害,要杀掉叶平凡等人简直易如反掌,但是这些日子受害的反而都是警方人员,看来凶手的意思是不要让警方介入,否则来一个就干一个,多了少了都不在话下,凶手在暗,不管派出多少人看来都无济于事,警方只得撤消此案,至于叶平凡等人的安全,也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就在这天夜里,刘大队长家中突然来了匪徒,待他第二日一早下班回到家时,只见全家人都被绑了起来,每人身上均被划了几刀,洁白无瑕的墙壁上多了一个长牙鬼怪,一股血腥之气令他欲呕,显然是用家人的血写上去的。他又怒又怕,他都已经罢手了,为何还要作弄于他?他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从警二十载,什么样的坏人没见过,却从未有过今日的恐惧。

这晚,梦梦也是无法入眠,因为在她的房间里,复又见到了画在墙壁上的“吸血鬼”,闻到一股血腥气味。这血是从哪儿来的?挨到天明,她终是困极,便睡了过去,睡梦中似有一人在推她,还说:“我们要上山挖野菜去了,你早点起……”

太阳中天,她缓缓睁开双眼,扭头又看见“吸血鬼”,突然生出一种不祥之感,耳边嗡嗡不绝,这些时日不得安宁,这也不外乎常理之中。走到院中,看见奶奶,叫道:“奶奶,你吃饭了吧?”奶奶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问的是午饭还是早饭?”梦梦嘿嘿一笑,说:“当然是早饭了,午饭只怕还没做出来呢!”奶奶说:“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你赶快去做饭吧,你爸妈和几个叔叔大老远从山上下来,吃不上饭太不像话了!”梦梦慌然叫道:“他们……他们爬山去了?”奶奶一愣,说:“是啊,你不知道吗?”梦梦说:“我……”那耳边嗡嗡之声抖了几抖,终于抖成了一条直线:“我们要上山挖野菜去了,你早点起……”

上山?野菜?上山?上山?山?霎时之间,耳边又响起了睛天霹雳,但她总算镇定,不忍急了奶奶,便柔声说:“奶奶,我……我出去买点菜去,一会儿就回来!”不等奶奶答应,便飞奔而出。她要使劲全身力气,跑到山上,找到父母,要亲口告诉他们: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万不可随便出门,如果遇见了“坏人”,我便是死一千次也无法弥补自己的错误……

若事先告知父母,也不会有今天的险恶局面?唉,还说什么孝顺,到头来还是害了亲人!不会的,不会的,我父母吉人自有天相,他们是大大的好人,老天爷很公平的……

心神慌乱,她栽了好几个跟头,险些滚下山去。山并不高,十分钟后已经达到半山腰,这时她已经没了力气,坐下呼呼喘气,心境也渐渐平静下来了。如果山上有个电话亭就好了!刚才太着急了,以致忘了父母身上都带着手机,只需一个电话就可,这么没头没脑的胡跑一气,能顶个什么用?她本想回家的,可是既然来了,也要试一试才好!待喘息平定,立即站起大声呼叫:“爸……妈……你们上哪去了?我在这儿……”回声袅袅,却不闻回音。这时,她只想大哭一场!

突然间,一个白色人影在前方隐没,她不愿犹豫,悄悄跟了过去。穿过一片荆棘,到了一片空地,眼前有几棵大树,但忽而感到有一棵树有所不同,抬头一看,“啊”的一声,便要仰倒,突然感到有人从后扶住了她,这一晕便没成功,回头一看,更为惊讶。

小王面无表情,扶着梦梦慢慢坐下,梦梦深望着她,她却别过了头。梦梦这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大树上吊着的那个人,这无疑是个死人,腿脚僵直,身上各处有好几个血红窟窿,显然将他大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泄气!但见他眼睛睁着,嘴巴张着,梦梦捂住胸口,一股酸臭之味冲至喉间,她猛然站起,跑出好远好远,踉踉跄跄地停住,终于呕吐出来,他未进食,吐出的都是酸水,但连绵不绝,她紧紧抵住胸口,脑中想着刚才的可怖,吐得简直是无法抵挡。突觉有人给她拍背,抖然一惊,原来小王又跟了过来。梦梦退后几步,说:“你……你想干什么?”

小王沉下面容,淡淡说道:“我不会害你的。”

梦梦又退后一步,险些摔倒,小王又说:“我真的不会害你,你不用这么害怕!真的!”梦梦问道:“你……杀人,他……他是你杀的?”

小王点了点头,梦梦又抵住胸口,问:“你不会害……我,却……会害他?你……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你们……你们有仇吗?”

小王摇了摇头。梦梦不再发问,转身逃去,如果一个人杀人没有理由,那么谁都可以杀了,她又怎么能平安归去?但她太过于惊慌,竟然从山坡滚了下来,只得耳边又有一个声音传进:“梦梦,别怕,我来救你……”


“梦梦,我们认识时间太短,不然我一定带你出去玩玩,你想去哪儿,我都会满足你……梦梦,你心眼挺好,但是许多人都不把你这样的人放在眼里,等我有空,我就为你找家武馆,让你练一身好本领,以后谁要是气你,骂你,你就给他点颜色瞧瞧……叶经理对我很好,我真有点想嫁给他了,可是他有妻有儿,我才不去干这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呢……”

“梦梦,梦梦,你别哭了,好不好?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让她安心地走吧!求求你了,梦梦,爸爸求求你了,别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你整天这个样子,叫我们怎么受啊?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你不准备一下吗?”

听到“开学”两字,梦梦突然惊醒,是啊,我已经闷了有三天了,离开学之期越来越近,可是我这个样子,如何出去?真的不想出去了,在家里闷一辈子,不用再去接触可怕的人生,岂不更好?只听爸爸的呼声又起:“梦梦,快出来呀,我们陪你到处走走,心情就好了啊……”

啊,爸爸妈妈奶奶天天这样喊我,求我,我却不理不睬,真不是人!可是这些日子以来,我都经历了什么事啊?真不知老天是疼我,还是怨我?我的朋友虽也不少,可是又有谁能像她这般对我?难道就因我救过她吗?不,如果换成了别人,恐怕现今死的就是我了!这样的好友,这样的知己,老天爷你既然赐给了我,为什么还要将她带走?拿起一张卡片,上面刻着“XX商场超值优惠购物卡”。泪水再次滚滚而下,你那么好,我却总是疑神疑神,怎么也不愿用你的东西!我……我为什么要这么糊涂!?

叶平凡曾跟她说过:“小王走了也好,不然她也要被警察枪毙,为了救好朋友而死总比这个值得多了!而我……唉,看来我命不如她!梦梦,我死了以后,你会给我烧柱香吗?”

梦梦淡淡地说:“会的。”

从公安局出来后,碰上了叶平凡的妻子,领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她拍拍女儿肩头,说:“快,叫姐姐,从今以后,这位梦姐姐就是你的亲姐姐了!”小女孩很听话,挨到梦梦身边,梦梦勉强笑了笑,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女孩说:“姐姐,你不会犯错误吧?你可不要像我爸爸和王阿姨一样,那样会被皇上,‘喀嚓’,杀头的!”叶妻怒道:“住嘴,找我打你呀!”女孩很害怕,忙躲在了梦梦身后。

叶妻说:“梦小姐,以后我会很孤独的,你有时间就找我们娘儿俩聊聊,好吗?唉,只有对你,我才有勇气说出我心里的话!”

梦梦点点头,说:“好,你闷了尽管找我!”

她们边走边谈。叶妻说:“我恨他,恨得要命,可是他马上就要死了,我却不恨了,这人啊,真是的,为何恨了却又会不恨了?”

梦梦默然,她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安慰,只由她说下去,把这些似乎永不厌倦的话题一一听在耳中,昨天听了,今天又听,明天还不知有多少时间可以闭上耳朵?

叶妻说:“平凡靠我起了家,成就了事业,我在家全权处理家务,对他百依百顺,谁料他还是背叛了我?唉,男人都是这样子,有了钱就可以不要家庭,我原来也是知道的,可我终究是太糊涂了,还是上了他的当,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死了!他姐姐平淡跟我很投缘,但来往不久,她和她丈夫竟然秊i涝诹斯狻4哟艘院螅椒菜苁浅挂共还椋禄丶宜跛频模也淮厦鳎膊皇潜咳耍乙醯闷降乃烙胨泄兀恳虼宋夷昧撕枚嗲氚旆ㄕ业搅送跗油庑⊙就罚也槌鏊褪瞧椒驳男∏槿耍宜淙缓匏宋夷谴蠊米樱仓缓萌塘耍∷庋就访靼孜业睦匆夂螅蛊送ㄒ幌赂夜蛳铝耍担骸蠼隳悴还治遥翟诮形夷咽埽掖游聪氲揭镀椒菜嵴庋龅模乙膊幌嘈潘嵴饷醋觯谴蠛萌耍〉诵呢喜猓绻娴母晒馐拢摇凳裁匆病牟涣怂 Γ庋就啡肥歉龊萌耍共皇抢闹耍皇巧倥榛常的蜒挂郑撸际钦庑┏墒臁⒕髂芨傻哪腥耍ɑ嵩慵欢碌呐⒍胰八迷缋肟懔耍⊥匪担骸虑橐惶觳幻鳎冶阋惶觳荒芴な担乙欢ㄒ辞宄业男陌说降资遣皇歉龌等耍〈蠼悖倚母是樵福庑┣慊故悄没厝グ桑 毅读擞幸换岫购俸傩Φ溃骸慵蚁壬惶旄液眉赴亚慊古挛叶鏊缆穑俊倚睦锒偈被鹈叭桑易芩愣焕危豢苫盗舜笫铝耍∥易畛跻晕徊还鞘占ぞ荩缓缶透嫠呶遥以偃タ悸且灰ò福烧庋就罚蔡趁Я耍尤蛔龀隽四敲闯龈竦氖虑椋詈笪抑朗保部斓剿赖氖焙蛄耍“Α

原来叶平凡在无意中向小王透露了他买凶杀人的一点眉目,小王虽是他的最亲密的人但也怕他会杀人灭口,这号人,什么事做不出来?于是不敢疏于防范,同时竭尽所能来找寻他杀人的证据。可叶平凡何等狡猾?怎能让她找到?幸好,老天有眼,叶平淡夫妇居然没有死,他们好好活着回来了,谁也没告诉谁,于是就闹起了“鬼魂索命”,他们要叶平凡不得好死,谁知就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也就是杀小王的时候,梦梦会突然出现救下了她,叫她至死都不敢忘恩负义。

那些保护叶平凡等人的警察,自然也是他们杀的,他们恨死了这些警察,谁叫他们多管闲事?又办事不力呢?但是刘大队长却是另一个人杀的。

这个人就是当初收钱杀人的杀手,不是每一个杀手都那么无情?当他知道叶平凡要杀的是他的亲姐姐后,不知有多气愤?他不仅帮助他们逃命,还要帮他们报仇,不过他报仇的对像不是叶平凡,却是那刘大队长,因为当初就是他收了点叶平凡的好处,就将这事得过且过了。他与小王串通,由小王写信给刘大队长,说是有关于叶平凡的秘密要告知,把他约到山上,于是就在那儿送了老命。

叶妻说:“小王宁愿自己遭殃也不要连累别人,这后来的事还是叶平淡夫妇告诉我的。”

“那他们人呢?”梦梦问。

“不晓得啊,”叶妻无奈地笑笑:“他们报了仇就远走高飞,就苦了小王了!唉,我本想告诉公安局叶平凡是‘杀人未遂’,可我还是不说的好!你要说吗?”

梦梦微微一笑,说:“自然是不说的了,要不你也会杀了我灭口呀!”


(完。本故事纯属虚构,谢谢阅读)

[此贴被雨山在2008-06-10 1:31 AM重新编辑]


总想听到你的声音!!

[3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8-05-14 1:19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绿色春天

 
 级别:骑士 发贴:178
 威望:292 金钱:79380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陆:2009-11-28
《绿色春天个人文集》
《绿色春天私人日记》
《绿色春天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世道多乱啊,不妨鬼也要防人嘛!


[4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8-10-28 12:17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guojun

 头衔:精品CEO

 级别:论坛管理员 发贴:19198
 威望:16316 金钱:1095930.2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4-06-06
 最后登陆:2017-07-13
《guojun个人文集》
《guojun私人日记》
《guojun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阅,支持雨版佳作!


梦回唐宋    

煌煌宋词唐诗。李杜辛苏无数。
明月大江数风流,饮酒处、梅兰松竹。

多情寄思忧,问青天、此景何有?
悠悠千古人依旧,尽华章,宋月唐风。

作于 2007.5.3   

[5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9-02-16 20:58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本版只有一页

 精品文化论坛 -> 原创小说家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Powered by Ofstar 2.6.0 CR Copyright © 2003-0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