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句英语 >>   [打开聊天室]  [RSS RDF/XML]

快速导航:原创诗歌沙龙 原创散文部落 原创小说家园 原创杂文世界 精美短文 小说在线阅读 四海搜奇 文化杂谈 幽默世界 日常指南 感情交流 情感故事 恋爱时尚 交友相册 唯美贴图 音乐时空 文体娱乐 动漫地带 金融经济保险 电脑软件 笑傲江湖 疯狂宠物 论坛事务
精品文化论坛 -> 原创小说家园 -> [原创]妖之离殇您是本帖的第 24992 个阅读者

{第1页  1   2  …… 第2页}    Pages:(共 2 页)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 本页主题: [原创]妖之离殇 加为IE收藏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绯色陌陌

 
 级别:* 发贴:*
 威望:* 金钱:*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绯色陌陌个人文集》
《绯色陌陌私人日记》
《绯色陌陌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本站微信公众号:gj19199
请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妖之离殇

你看忘川上满缀的破碎如繁星般闪耀的琉璃。那必是我今生频频回颜的泪魇。


(一)
我是妖。一只千回百转妩媚妖娆的猫妖。
历经千世的苦,用我柔软的尾巴和光洁皮毛换回一张,倾城的容貌。我绵软的呜咽变成女子婉转的声线,我脚底的肉掌化做纤细的足踝。摇摇曳曳,步步莲开。
只是眉宇间那股天然而成的暧昧之态不曾改得。每当我目光闪烁欲言还休的时候,人们说我,好个媚惑的女子。天生的祸水。

国之将亡,天降妖孽迷惑世人。人人当诸。
在那个纷繁的乱世,有绝世姿态的女子注定不能善终。

可是我不管。我只是只任性妄为的猫妖。世间种种,皆与我无关。如若不是修成正果前必得来这人世走一遭历经劫难,我才不稀罕这转瞬即逝的过眼繁华。枉那些俗世中人争破了头,却是两手空空。
这人,恁地那么痴呵。
幸好,再过得五百年,我便能脱却这层碍人的皮肉。我掩住眉目,悄悄地笑。倾国倾城。

只是那将至的不可预知的劫,凭空让我多了些许忧虑。我掐青了手指,也未能算出一点半点。

那日我在谷中与小蝶嬉戏。
在人世待了许久,缚手缚脚难受得紧。那许多所谓的礼仪廉耻,亦让我喘不过气来。好容易偷着一点空闲,我悄悄溜回山中来。
只有在这清静之地,我才能做回我自己。

四下无人的山野。我散了如瀑的长发,赤了鲜藕般的玲珑纤足,在清风里奔跑,追逐着化成斑斓彩蝶的小蝶。
我敏捷柔软的身体在溪涧林中飞一般起舞。翩阙的裙摆如同小蝶曼妙的翅膀。
那一刻,我真实地感觉着,只有这个世界,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天国。

小蝶突然隐去了踪迹。我只来得及听到她微弱的声音化在风里。
有人。她说有人。
我猝然四顾。回眸处,没有预兆地对上一双清冷深邃的眸。似饱涵了一泓清泉,在里面晃晃地流淌,闪烁着细碎的光。瞬间就暖了心怀。
那一刻,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痛得我几乎站立不住。

定下心来凝神望时,看见一袭白衣的男子,气宇轩昂地站在葱绿的树林里,似一株最最挺拔的植物。
眉目温存,棱角分明。那唇边衔了一丝玩味,目光炯炯盯在我的脸上,似笑非笑的模样。
陡然就晕红了脸颊酥软了心肠。

他只是那样不动,看着我。
我不甘示弱地回瞪他,那眼神却少了些威慑,倒莫名地多了点娇嗔。凭空就短了他几分气势。
我是向来不输谁的。于是心有不甘。
纤手一扬,青葱般的食指遥遥地就对准了他的鼻尖。
你!是什么人!我扬起下巴,挑衅似的喝问。一字一顿。铿锵作响。如珠落玉盘。

他微扬嘴角。撩起长褂缓缓向我走来。
山间乱石磷峋荆棘丛生,但他脚步轻缓稳重。一步一步,似落在我的心里。我的心,竟然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隐隐地,有些疼痛。
我就这么傻傻的呆立着看他走到我面前。墨黑如星子的眼陡然地就望进我来不及防备的眼里。我忘了伪装出凶横凌厉的神情,只能呆立着用毫无杀伤力的绵软眼神,贪婪着他挺拔的鼻子和温润美好的唇。

他低下头,徐徐开口。
额娘唤我,福临。
是低沉干净的一把嗓音。撞进我耳膜。似芬芳的泥土,润了开来。他近在咫尺的鼻息,有植物蓬勃生长的清香。
福临。福临。我没有意识地喃喃重复这个名字。只觉得心里温暖一片。

风里有细细的声音。唤我。小宛。小宛。
是小蝶。那声音,只有我能听见。
我猛地清醒过来。泠泠地一个激灵。
仰起头地盯住前面长身玉立的男子,半咬银牙,一字一顿。我,是小宛。
话音未落毅然决然地转身。似乎心有预兆,再迟一秒这辈子就再也逃不掉。

小宛。他比我更快一步握住我的衣襟。
迟疑之际,手里突然多出一块温润之物。我来不及细看,狠狠甩开他的把持,赤着足奔跑没入丛林。纯白的荆布裙在风里飘,我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慢慢碎开的声音。

自那日后,我开始神色恍惚。时常对着临走前他塞入我掌中的那枚玉坠发呆。
我不懂鉴别凡尘的珠宝玉器,但也能感觉出那玉质地淳厚,握入手中有细润的体温。那……是他随身配带留下的温度么?
脸儿火辣辣地烧,眼,却是晶亮。小蝶说我,是越发的妩媚美好。我躲躲闪闪,那是因我已快得成正果。
心下却赧然。事实,并非如此。

小蝶在我耳边细语。那个男子,便是你在人世的劫。
我一惊,回望小蝶尚未成形的半透明身影,见到她一脸浓重的忧郁。
小宛,我怕你……堪不破。
我脑中昏昏然。是他。我命中的劫,居然是那个眉宇温存目若流星的男子。我历经千世的苦,褪去一层雪白皮毛,为的,竟是来这纷扰人间见他一面么。

我捧住心口,目光涣散。竟不知是悲是喜。

小蝶越发忧心。她面色凝重唤我名字。
小宛。小宛。这是你最后一道槛。堪破了,成仙成佛。堪不破,万劫不复。连同你过往千年所受的苦,一并化做虚有。小宛,你切记!
我一个激灵。是了,我千年修行,为的是褪去这一身肉体凡胎。并不是,为着来见他一面。
我咬紧牙。绝、不、会!一个字一个字狠狠抛在地上,没入泥里也是铿镪着作响。也不知是说给小蝶听还是给我自己听。
我是猫,孤傲凌厉的兽。天生不会轻易为谁动心动情,亦不会为谁驻足流连。这是我的命。

(二)
因着我与小蝶的那番话,再见他,我眉目间少了慌乱,多了几份淡定疏离。
再见他时,是在秦淮河上的雕花画舫中。我在众人面前长袖翩迁,夜夜笙歌,缓歌曼舞凝丝竹。
低眉。回眸。朱唇微启,轻颦浅笑。举手投足间,尽是一片妩媚妖娆。惹得那些个自命风流才子的俗胎,止不住地流连花香暖帐。掷尽千金只为见我婉转一笑。
那样如珠如玉地被捧在手心,不是不骄傲的。
只是越发鄙夷那些衣冠楚楚的男子。堂皇的光影下,他们的眼,早已把我身上薄薄的衣裙脱去千次万次。可终究,是得不到的好。
人世间的所谓道理,我总算明白几分。

只有他,始终是眉目淡定。除了初在画舫见到我时目中一闪而过的讶异,再也不能觅到别的痕迹。每每看住我时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不远不近的笃定,叫人摸不清他的心肠。却总轻易让我心跳漏下半拍。
我不甘。小宛,何曾输给任何人。何况一介凡胎!
我动了气,合起纤纤素手,口里念个诀,要将他的心肝看个通透。可是却惊恐地发现,除了一片刺目的金光,我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巨大的回力冲击过来,我一个踉跄险些站不住脚。一颗心尚在胸腔突突地跳。
惊魂未定。不知是为了哪般。

只好作罢。
除了他的名,我对他一无所知。
但看他缎色长袍宝石顶,也知必非池中物。
可是他不说,我就绝不问。由了他去。那些瞬息而过的功名爵位,对我来说,百无一用。
只是那日他在我耳边说出的名字,被我夜夜暖在眉间心底里细细磨挲品味。与他交给我的那枚玉坠一并,贴身藏着,温润得生了辉,耀我一身光芒。
福临。福临。
既知是他是我的劫。那么,我就不再闪躲。由得他去。

秦淮河上夜夜春宵帐暖。雕花画舫里日日歌舞升平。
我千年修成的曼妙舞姿婉转歌喉敏捷才思,换来花魁的名号传遍京都。可是已久不见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眼里心里,便似少了些什么,豁豁地空着。
于是清冷了目光,素了妆颜。日日慵懒着身子,半蓬云鬓怀抱琵琶,心里却只想着那不知身处何地的人能否听得见铮铮的清音离肠的殇。

直到月后的一日,在人群中陡然再看到那双炯炯的眼。心里突然乱了分寸。纤手一颤,险些拨断古鲸须制成的琴弦。
许久未见,他仍是旧日模样。坐在人群中无须过多动作,就那样遗世独立般的卓然。似山间最最挺拔蓬勃的植物,傲然立在我的眼中,心底。只是那神情,隐隐有些疲惫。我不禁疑心,这月余,他做什么去。
我幽幽叹出口气。眉宇中,却有掩不住的欢愉。

歌罢。舞尽。众人散去。
他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我。
我在他灼灼的目光里兀自燃烧,脸颊飞过火似的云霞,脚步如钉,动弹不得。
他步步逼近,我又闻到他身上植物的香,没由来的亲切无比。

没有防备的,突然听他说。小宛,跟我走。
是不容拒绝的命令的语气。坚定的,不由置疑。
那刻,我的心猛烈地跳。我不得不用手按住心口,怕他听见那剧烈的撞击声。我抬头望他,头一次,他收起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取而代之是我从未见过的凝重模样。紧蹙着眉,盯住我的眼。
小宛……他便是你人世的劫……
小蝶的话在我耳边回绕。
你既是我逃不开的劫难,我便不再逃了。

我的目光不再闪避和迟疑,在他植物般清香的急促鼻息下,微弱的,点了头。

他一把揽我入怀。紧紧紧紧抱住。几乎叫我窒息。然而心里,却是欢欣无限。春暖花开。

他良久不曾放开。我从他怀中挣脱,低眉浅笑。柔声道,容我梳妆。
进了绣房。挽起流花髻,耳垂明月裆。身着镶金线双襟百凤朝阳百褶裙。脚踩八宝缎子白绫平底绣花鞋。对镜细细描眉画眼,敷粉施朱。黄铜镜中那个女子,眼波流转,巧笑嫣然。当真是唇如春晓之花,面如出水芙蓉。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看得身边的丫寰小桔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从不盛装的小宛,精心打扮起来,竟是更加摄了人的心魄。

出得门来。楼下尽是惊艳之色。眼睁睁看我素手轻挽裙边,轻移莲步上了接人的大轿。就连鸨母,也扼腕长叹。这样一个绝色的尤物呵。叫她怎生舍得。
怎奈那出手的爷,是她万死也得罪不得的。

我在轿中低头看自己一身皮囊。是包了金镶了银的精致曼妙。难怪世间的女子皆爱那些个烟脂水粉绫罗绸锻,宁愿生生缚了自己的羊脂玉体,去换了那些男人偶尔的驻足回眸。
我向来不屑。可而今,我也为一个男人,将自己生生裹进了一个藩牢。
从今后,我要以全新的面貌去搏他欢喜。
这个劫,我可能全身以退?

突然没由来的心慌。

就这样跟了一个除了名字一无所知的男人。我是聪明还是痴傻。
陷如情里的世间女子,大抵都是这样吧。
只是我,怎么也能和她们一般无异。


(三)
好长好长的颠簸路途。
纵是我有千年的修为,也不由得累极。散了流花髻,凋了春晓色。还是我原本的一副素颜。
可是一路上,那男人,始终没有出现。
心下不禁有些恨恨。

待得下了轿,我仍是头昏眼花没有缓过劲来,却突然被一迭声的“贵妃吉祥”吓得楞住。
凝神看时,身前是黑压压一大片人。人人宫装打扮。肃肃地匍匐在青泠泠的石板路上。而后面,是雕梁画柱的皇城宫阙。
轰然一响。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来不及思得始末,温润如玉的男子已经快步来到我面前。换了装扮,金黄的长袍上有盘亘的巨龙绻绻环绕。生生晃痛我的眼。
众人再叩首山呼,皇上吉祥。贵妃吉祥。
他扬手一挥,气定神闲立在我的面前。长身玉立,遮住我身前的明媚阳光。
我忽然明白了一切。明白他眼中的笃定,他的不急不缓,他的胸有成竹,都是为着哪般。
那一刻,我只觉自己是他掌中的一枚小小棋子。进退早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紧咬银牙,一个转身,就要冲出这万人簇拥的逼仄城墙。
他仍旧比我快一步,长臂舒展,轻易地就揽了我的腰将我拥进怀中。

他在我耳边轻轻吐气。小宛,莫怪我。是我自私,可是只是因为第一眼,就爱上你。
呵,多么动听。我听见自己心里有冰块碎裂的声音。被他温暖的植物般的气息环绕着,我突然就失去了所有怨恨和语言。只能柔顺地伏在他的肩上,微微地喘。
他轻抚我单薄的肩胛骨,小心翼翼似呵护一件精美瓷器。他开口,在我耳边小声的。跟了我,可好?
不再是命令的语气,却有不能确定的犹疑。企望的口吻,似个要糖吃的孩子。叫我好生不忍。那时,我终于肯定,对于我,他也不是完全成竹在胸的。
我挣开来望进他的眼,里面是一泓清泠泠的波光,荡啊荡的瞬间就润了我的心怀。我听见自己清浅地叹出一口气,罢了。

他见到我眼中的妥协,不易察觉地轻轻舒一口气。啊,他也不是不紧张的。只是这个九五之尊的男人,太过习惯隐藏自己的情绪,悲喜之间,不能露一点半点的端倪。
看着他干净温和的眉眼,我的心突然有些细微的疼痛。这个男人,是我的劫难呵。只怕,我是逃不过去了。

那夜春宵帐暖。龙床上他紧紧拥住我纤瘦单薄的身子。在我耳边喃喃诉着衷肠。
小宛呵,你可知自己有多么美好。那日在山中见你,你素白面容,清泠长发,一双天足塞过溪中嫩藕。无拘无束在丛林里奔跑,裙阙翩迁几乎让我以为见到林中精灵。
只那一眼,我就已经爱上你。无可救药。
直到再在秦淮河上看见你,又是另一副妩媚姿态。虽是脂粉未施,却灵气逼人。
那一刻,我终于下定决心。哪怕抛却整片江山,也要与你相依相伴。
上天怜我一片痴心,耗尽心力才终于得以让我说服母后。我要光明正大迎娶你做我福临的妻。

我真真呆住。原来,再见他时,他的憔悴与疲倦,都是为我而来。
这个万人之上的男人,用起情来居然如此盈盈脉脉。一股暖潮,排山倒海逼压过来。顷刻没顶。我颠簸在峰口浪间,心里尽是满满的欢娱。
我把身子埋进他宽厚的胸膛。用掌抵住他心口的位置,那里起伏的蓬勃生气叫我心中好不温暖。
他翻身缠住我洁白身体。细碎的吻如蝶翼扇落在我白晰的颈间。我第一次知道人间原是如此美好。那种自心底徐徐上升的温度,是我过往千年平淡如水的日子里不曾体会到的。
那一刻,什么千年修行,什么成仙成佛,我通通都忘了。只记得,从今往后,我就是他的妻。

第二日,宫中降下圣旨。册封董氏小宛为董鄂皇贵妃。那一年,是我修得人身的第十八个春秋。



(四)
接下来的日子,是甜蜜而辛苦的。
宫中纷繁而至的繁文缛节,足以让我头脑发昏。身上那一袭牢牢包裹的宫装,让我气也喘不过来。还有那厚如砖块的花盆底,步步似踏在云端,没着没落的一步一个趄趔。身边众人都悄悄掩了嘴笑。
这是一个我全然陌生的世界。为了他收起桀傲的野性,在他的空间里停留,可是心底,却有恐惧如藤蔓滋生。
小宛呵小宛。骄傲的自由的小宛。何曾有过这样尴尬的两难境地。他果然,是我的劫。
很多次都几乎想放弃,只想迅速匿入我自己的世界。仍旧变回荆衣布裙眼神清亮的小宛。清风明月,浩渺时光,成就我千年的清修。
可是每当入夜他抱紧我柔声安慰时,我看着他疲惫神情,终是狠不下心肠。
为了这个男子,我只得心甘情愿地受了。

直到那日,那个雍容华贵的端庄女子闯入我居住的承乾宫。
不待踏进门来,宫女太监齐齐下拜,皇后吉祥。
我楞楞站住。原来这,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
那女子进得门来,一言不发,在我的贵妃塌上端身坐下。举手投足见,仪态万方。只是那眼神,却是冰冷凌厉始终不离我的脸上。外面艳阳当空,我却清泠泠地打了个寒颤。
你,是董小宛?比十二月的冰还冷的声音,彻骨地寒了我的五脏六腑。
我点头。这个女子,姿态高傲,眼神倔强,但我可以轻易看透她勉力维持下脆薄的尊严和心底泛滥开来的寂寞无奈与哀伤。
不过是个凡俗的软弱女子,何苦要将自己置于高不可攀的坚不可摧的山巅。

你过来。她再开口。
我顺从地走过去。
啪。清脆的一记耳光。我来不及反应,顿时头晕目眩。尖利的指甲划过我素净脸颊,细细的血痕如同蜿蜒的小蛇,盘距在我白若凝脂的皮肤上,端的是触目惊心。
见到本宫却不下跪问安。今天,本宫是代皇上教训你了!
狠狠地抛下一句。却是明显的底气不足。
说罢起身,匆匆离去。
我轻易的,看出她的心慌。那条血痕,她无法在皇上面前交代。

宫女们慌成一团,拿药的拿药,倒水的倒水,惟恐皇上责怪下来她们都难逃其咎。
我仍是呆呆立着,任她们将我木偶人一般的摆弄。沾了水的帕子拭去点点血痕,我丝毫察觉不出一点半点的疼痛。而心里,却似翻江倒海,火辣辣的烧。

终是没瞒过他去。虽然我什么都没有说,但他轻易地得知事情始末。
从不知道那样温和的男子也有强硬暴烈的一面。勃然迸发的雷霆之怒,几乎烧到我身边每一个伺候之人。虽然那怒火是因我而来,但我却没由来的有些心悸。那一刻,他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气定神闲的温润男子,他是万万人之上威仪天下的九五至尊。
他恨恨地说,要废去那个划我脸颊的女子。母仪天下的皇后。他名正言顺的妻。
我惊叫,不要。
那女子眉间眼底深藏的落漠与憔悴,生生烙痛了我的心。她只是,要得到属于她的幸福。而我,才是夺去她一切的罪魁祸首。
福临见我慌乱,以为我尚且惊魂未定。他伸手怜惜的抚过我已经快结痂的细细伤痕。小宛,我怎能让你在我的癖护之下受到伤害。
小宛,我要立你为后,做我名正言顺的妻。

呵,他也曾经这般对那个绝色女子喃喃许诺吗。
他也曾经这样温柔捧了她的脸细细呵护软语温存吗。
他也曾经紧紧抱住她让她在他的身体里如花样盛开吗。
而如今,他一句话,就要让她谢去满头华盖白白地凋了青春韶华吗。
我弯下腰,只觉得心口处寒气簇生,顷刻漫过四肢百骸。指尖冷冷的失去所有温度。
是我忘记,这后宫中,尚有三十多个绝世芳魂,在翘首期盼他的临幸。她们,亦是他的妻。
福临。福临。你是我今生没有堪破的劫。而我并却不是你唯一的选择呵。


(五)
在我的极力恳求和皇太后恩威并济的施压下,那个女子最终保住了她的后位。
我脸上的伤迅速的愈合。可是后来再见她,却是容颜逾加憔悴。再也没有那般凌厉踞傲的神情,举手投足间都是小心翼翼。我只觉得心头酸涩。那一掌之恨,早已忘了。只是想,若没有我,她是否仍是骄纵雍容的女子。或者,只是迟一步没落到这般境地。
而我,又会走到何种田地。那个男子给我的恩宠,能到哪年哪月。
我的心,一天比一天凉。

那夜入梦。忽然见到小蝶。
未曾开口,已是清泪两行。她细细看我神情,心下了然,长叹一声。
小宛。小宛。何苦至你自己于这般境地。人世虽好,又岂是长留之地。情爱虽切,到头来却还不是一场镜花水月。
小蝶的话,声声敲在我最脆弱的地方。我咬住嘴唇,半句也应不得。
小宛你听好。若是你再停留在人间,千年的修为一朝化作乌有。从今尔后,你只是个俗世女子,终身陷在这如海深宫,再无出头之日。
我一颤,牙上用劲,唇上血腥之气染上舌间。一惊之下,悠悠转醒。
是小蝶借梦相托,要给我当头棒喝。
梦里的话犹历历在耳。
身陷深宫。再无,出头之日。
一身冷汗,湿了襟衣。

身边福临翻了个身。我细细看他熟睡中单纯如孩童的面孔。心里灼灼地烧得生痛。
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过他浓密的眉挺拔的鼻,这个人,今生,都再也忘记不得。
可是我,如何能够有十成把握得到他一生恩宠。他恋上的,不过是我不同于宫中其他女子的野性与灵动。时间久了,又当如何?
我起身,揽镜。镜中女子云鬓蓬松,星眸檀口,娇艳不可方物。只是那眼中,少了几分灵光,多了一点俗气。我叹息,宫中的勾心斗角繁复礼仪,已经生生磨去我的锐气。再也不是当初让他一眼爱上的那个精灵般的女子。
脑中,又浮现那个曾经盛气凌人的绝美女子。心里狠狠一震。怎么能够,让他在我日渐凋谢的容颜里失去所有的情深意切。

我咬紧牙。回眼望他。一眼,两眼,三眼……行行泪滚下。这是我千年来,第一次有泪流下。
千年的苦难。千年的空缘。换一盏清灯相守,换一个对拜画眉,换一份痴心相映,换一世甘苦相随。。。。。
却是不能够。
罢了。


尾声
天将破晓之际,后宫一片忙乱喧哗。有太监尖细的嗓音穿透承乾宫,穿透养心殿,穿透了整个紫禁城。
董鄂皇贵妃——薨!

史书有载,董鄂皇贵妃于清顺治十七年十月初八日,病逝于承乾宫。死后追封皇后。时年二十二。

我终于,堪破这一劫。
但心,却再也收不回。

我是妖。
一只千回百转妩媚妖娆的猫妖。
一只没有心的妖。



[1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7-27 9:35 A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本帖审核[南郭居士]
一抹影子

 
 级别:风云使者 发贴:845
 威望:622 金钱:184199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5-09-05
 最后登陆:2009-05-27
《一抹影子个人文集》
《一抹影子私人日记》
《一抹影子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虽然是个再也熟悉不过的故事,却被楼主写的如此凄美!欣赏了!




[2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7-27 20:30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玲玲

 回帖大师奖 新人进步奖 风雨同舟奖
 
 级别:圣骑士 发贴:339
 威望:358 金钱:101163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6-06-13
 最后登陆:2010-08-17
《玲玲个人文集》
《玲玲私人日记》
《玲玲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无情无心也是一种幸福,不知道热便不会觉得冷。


[3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8-7 14:04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南郭居士

 
 级别:总版主 发贴:3096
 威望:4259 金钱:1095184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6-11-19
 最后登陆:2016-10-23
《南郭居士个人文集》
《南郭居士私人日记》
《南郭居士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文笔太好了。


回首应无愧
举目皓月明
人生秋色晚
心共陇土雄

[4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8-15 22:41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青青河边草

 社区建设贡献奖 优秀版主奖 千里马奖 精品发帖奖 风雨同舟奖
 头衔:忘忧草

 级别:论坛版主 发贴:10630
 威望:9716 金钱:7230555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4-07-24
 最后登陆:2011-06-11
《青青河边草个人文集》
《青青河边草私人日记》
《青青河边草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很喜欢这样的写作方式,象散文诗般美!




[5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8-17 22:05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lisuzhen

 千里马奖 新人进步奖 风雨同舟奖
 头衔:论坛白娘子

 级别:论坛版主 发贴:260
 威望:355 金钱:8807
 >>> 拥有的物品
 注册时间:2007-09-07
 最后登陆:2013-04-25
《lisuzhen个人文集》
《lisuzhen私人日记》
《lisuzhen电子相册》
宠物 PET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查看OICQ资料 推荐此贴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删除或编辑改帖子  加入文集

真是妙啊!楼主的文采真是好啊!


我的网页

[6楼] | IP:已记录| 发表:2007-09-16 14:29 PM| 顶端    [送鲜花] [扔鸡蛋


{第1页  1   2  …… 第2页}    Pages:(共 2 页)

 精品文化论坛 -> 原创小说家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复此帖

Powered by Ofstar 2.6.0 CR Copyright © 2003-04
Gzip enabled